2017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 盛大游戏谭雁峰高端论坛发言实录

  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,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、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、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、海南省商务厅、澄迈县人民政府主办,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、海南生态软件园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承办的2017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正式举办,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参加了以“深挖IP创精品”为主题的高端论坛,以下是现场实录。

  首先请大家自我介绍一下,具体也谈一下我们2017年各个公司今年行业取得的一些成绩。

  谭雁峰:盛大游戏在2017年取得的一些成绩其实主要来讲,跟今天的这个主题也有一点的关系,第一我们上了几个比较重要的项目都是IP改编的项目。同时我们自己原创了IP产品。总的来讲盛大游戏作为目前在国内腾讯网易之后,排名前三的一家公司来讲,我们在整个2017年一个方面还是基于IP,一方面发行了大量表现不错的新产品,另外的一个方面游戏的泛娱乐也做了一些事情。

  主持人:感谢各位嘉宾的介绍,我们第一个问题,就是问一下首先大家可以感受到今年的整个游戏行业的很大的变动,最火的一款游戏就是《王者荣耀》,我们没有看到非游戏IP改编成功的产品,同时强调独立游戏,各大发行商推出自己的独立游戏计划,包括腾讯有一个《极光》,包括中手游《英雄》,横贯市场最大的游戏不是IP的游戏,同时市场上追逐的热点开始转向了原创玩法的游戏,不太追求IP的东西,但是真正的做IP的公司还是很多了,但是为什么今年这种局面,就是IP游戏的代表层却没有,尤其泛娱乐这一块的。

  谭雁峰:其实这个问题,今年最火的《王者荣耀》确实没有IP的包装,回过头来看《王者荣耀》也有一些IP的基因在,比如用的部分人物是一些知名度高的,《王者荣耀》是独角兽型的产品品类,单款成功后品类竞争非常大。

  为什么过去一年没有非游戏的IP在游戏行业取得成功,核心来讲两个方面,第一方面,我们看非游戏的IP对于游戏价值在哪里,一个产品的整个周期里面非游戏IP在产品上线前,可以帮你聚集核心用户,产品上线可以降低推广成本,因为有一定的粉丝量,同时用户进入游戏之后IP产品可以提高用户留存,因为用户对于有IP的产品,实际上对游戏世界观玩法拥有一定的概念,这个是从IP的价值角度看这个问题。

  第二,我觉得之前很多的这种非游戏IP做成游戏更多拿游戏原型套皮,其是只用了皮没有用IP的灵魂,会出现过去的几年,有了一些非游戏IP的成功案例之后,很多人在往这个方向做,这个很难,在目前用户环境下面确实很难突围的。

  主持人:这个也是一个趋势,就是游戏自己也要做IP了,像网易上周刚刚在上海搞了一个游戏盛典,网易在拍梦幻西游的影视剧,大家查一下那个影视剧的宣传片,全都是真人,不是游戏的内的角色,大家仔细看看那是一个真正的剧,是由唐人制作的剧,我们注意到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这类现象。

  大家看到网易这个公司在行业内非常有代表性的,去年的影游联动经典之做倩女幽魂、微微一笑的合作,马上看到的也像网易游戏IP化上面在影视剧方面争相杀进去,可能产生一个非常好的结果,游戏行业同仁非常期待的结果。

  还有各位嘉宾提到的角色IP,我们抽几下鞭子,影视圈怎么没有提供好IP,或者泛娱乐产业没有提供好IP,我们吐槽一下影视圈的IP问题,整个市场供给上面有问题,现在很多的影视剧叫做流量明星,这个明星是一个流量明星,大家不谈剧谈那个明星,因为这个明星演这个剧最后这个剧火了,如果没有流量明星这个剧不会火了,导致流量明星成为很高成本的事情,同样还有一个时间传闻广电总局说以后武装剧要限制播出,等于说播出渠道上面电视上面受限,会有一些减少公映的可能性,但是网络直播平台还会比较开放,但是真正的覆盖大面积平台电视台可能出现,我们游戏最关心的武装剧变少了,这个会产生精品吗?这个是一个现象,我觉得影视圈内有一些问题,对于游戏行业带着IP找游戏公司卖一个高价这个方式合作这是一个合理方式吗?这个可能有问题的,这个问题大家看看影视或者泛娱乐的IP,这种国内的公映方到底什么问题。

  谭雁峰:影游联动方面盛大游戏走的非常早,刚刚提到了影视圈作为我们IP的供给方存在什么样的问题?

  这个问题放大到整个IP的角度来看,去年前年大家讲IP热,今年开始讲IP冷了,IP热的时候大家可能没注意到这个问题,其实这时候问题已经产生了。我们都在说游戏这一块,换皮还有盗版的还有很多,但是我们的反过头来看,我们网红也好,影视也好,换皮也挺多的,在某一个套路上面换几个演员,浮躁的心态让这个产品的品质以及IP本身的品质缺少一些打磨的,这个是我在这方面看到的第一个问题。

  我们回过头来看游戏本身,假如说你自己游戏从业人员拿到IP之后没有把游戏做好,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IP的问题,而是你自己的问题。因为你拿这个IP时候首先没有吃透这个IP,其次你拿这个IP做这个游戏没有做出一个品质上面用户认可的产品出来。

  主持人:游戏公司想要把自己游戏变成一个IP,就像盛大的传奇一样,就像三七的奇迹IP一样,多么希望奇迹自己,整个市场情况这样的,我们今年游戏行业的产值两千多亿,整个电影的产值也就是五六百亿的水平,钱流水收入,我们游戏公司最早杀出中国,把文化产品出口全球市场的这样一个文化产业的细分行业,目前依然是绝对领先的一个行业,我们有钱又有这种数据化研发的能力,又有针对不同的文化市场的理解能力,我觉得游戏公司完全有能力鉴于这个窗口期,我不说影视行业没有长大不能以大欺小,我们要以这个方式进行各种游戏产业内容方面合作,把文化产业让我们游戏行业深度参与进去,让我们不仅我们自己的作品能够成为真正的IP,同时也可以让有阅文欢瑞这样真正的参与内容创作的IP创作的公司可以跟游戏公司绑定,把这些IP像日本的一家公司一样,一个典型的IP公司,不仅游戏部门也有玩具,玩具销量非常高的,他有制作委员会投资非常多的IP,这个是海外公司已经拥有这样的经验了包括迪士尼。

  包括盛大也在做这样的事情,都是一个机会。

  谭雁峰:IP的长线发展无非就是把IP产品化的过程,这个可以分为两个层面,产品的层面有限的,IP生命力相对更长一些,产品层面来看,现在我们的同行大家正视的一个现实,我们所处的这个行业红利已经消失了,最开始的人口红利是智能手机的大量普及,只要是一个游戏智能手机跑起来大家愿意玩,后面IP红利是一堆的IP改编游戏,只要游戏品质不要太差,用户愿意来买单。到了第三阶段我们刚刚经历的阶段流量红利,移动端的流量可以廉价的方式获取,其实现在三个红利已经到了差不多尾声,尤其是很多发行商来看,获取用户成本越来越高,从传统行业来看,我们现在经历了消费升级的时代,也就是说,用户对于产品品质要求越来越高了,所以IP的角度考虑让我看的第一个潜力就是产品层面,产品层面就是必须要让你的产品品质不断的提升,用户可以为你的品质买单而不是一个IP买单。

  第二,IP层面来讲,IP前面很多同行提到了,IP需要很长时间的沉淀,其实这个也带来了一个反面问题,就是IP老化的问题,用户群比如说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IP的粉丝差不多的都是80后,如何让这个IP保持持久的生命力,盛大游戏核心做的两个事情,一个IP时尚化年轻化,我们看到有的像龙珠已经七八年的时间了,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这样的IP已经十几年了。

  另外的一个方面我们做一个生态圈,就像做自己的擅长事情,比如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IP,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做端游,后面有页游,我们又有手游及各种各样的形态,并且与行业的优秀公司一起合作IP,做成真正的IP生态圈。